加拿大病毒学家迈克尔·霍顿获2020年诺贝尔医学奖

(《环球邮报》消息)阿尔伯塔大学一位研究人员因其在识别导致丙型肝炎病毒方面所起的关键作用,今年被授予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霍顿因发现导致丙型肝炎病毒而被共同授予2020年诺贝尔医学奖(阿尔伯塔大学RICHARD SIEMENS)

 

现年69岁的迈克尔·霍顿(Michael Houghton)是埃德蒙顿李嘉诚应用病毒学研究所所长,与两位美国科学家哈维·J·阿尔特(Harvey J. Alter)和查尔斯·赖斯(Charles M. Rice)共同被授予该奖。

这三位科学家将平分120万美元的奖金。这项新发现可能让科学家能够通过筛查人类血液和血液制品中的病毒来预防数百万种病毒感染。丙型肝炎是一种慢性肝病,每年导致40万人死亡。

诺贝尔奖委员会秘书托马斯·佩尔曼(Thomas Perlmann)周一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宣布该奖项时表示:“很难找到对人类如此有益的东西。”

霍顿博士出生在伦敦,在阅读了关于路易斯·巴斯德的文章后,第一次被吸引到微生物学领域。 他在英国东安格利亚大学获得了第一个学位,并于1977年在伦敦国王学院完成了生物化学博士学位。1982年,他移居加州的Chiron Corporation,该公司现在是生物制药公司Novartis的下属公司。在那里他开展了此项研究。2010年他以加拿大卓越研究首任主席的身份来到阿尔伯塔大学。这个为期七年的职位是当时吸引顶尖科学人才来到加拿大的部分原因。

(2020年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路透社)

 

此后,在美加两边跑的霍顿博士一直隶属于埃德蒙顿的大学,成为病毒学研究所的杰出成员。今年,他还获得了75万加元的联邦拨款,用于开发COVID-19疫苗。

劳恩·泰瑞尔(Loughne Tyrell)领导着一个包括霍顿博士团队在内的较大的研究所,他表示自1923年弗雷德里克·班廷(Frederick Banting)和约翰·麦克劳德(John Macleod)因发现胰岛素而获奖以来,这是加拿大医学研究人员第一次获得诺贝尔奖。线上新闻发布会上泰瑞尔博士说:“我们已经等了很长时间,非常感谢迈克尔。”

泰瑞尔博士天亮前从瑞典网络广播上得知这一消息后,首先联络了在加利福尼亚的霍顿博士并告知了他。泰瑞尔博士还说,加拿大人应该感谢霍顿博士和他的同事发现了这种病毒,这种病毒与艾滋病病毒一起成为上世纪80年代加拿大3万丙肝以及2000艾滋病毒感染者的罪魁祸首。他说该团队的工作“已使整个世界的血液变得安全。”

丙型肝炎病毒的发现始于70年代中期,当时马里兰州贝塞斯达(Bethesda)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的阿尔特(Alter)博士意识到一种未知的病毒正在通过输血传播肝炎。那时肝炎的甲型和乙型变种已经得到确定,可以将它们排除在外。1978年,阿尔特博士和他的同事发现它们可以将第三种疾病传播给黑猩猩,并表明该传染原很可能是以前无法识别的病毒。

在基隆(Chiron)的霍顿博士团队利用新分子生物学工具来应对追踪和鉴定病毒。在一次次科学之旅中,研究小组从被感染动物的血液样本中筛选出病毒基因组的片段。他们还发现,人类患者产生的抗体可用于帮助识别并克隆病毒的遗传序列。基于此发现,该团队于1989年首次报告发现了出一种可用于鉴定捐献血液中病毒存在的测试。

这一突破最终将通过输血感染丙型肝炎的风险从三分之一降低到了约两百万分之一。

当赖斯博士和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同事们确定了导致丙型肝炎病毒基因组的一个关键区域时,这个难题的第三部分就摆上了头角。

在周一的情况通报会上,霍顿博士说他们花了七年的时间才找到这种病毒,其他团队曾却尝试却没有成功,后来又花了两到三年的时间来开发可以保护血液供应的测试。他说:“我学到的一个重要教训是,如果真想解决重大问题,就必须坚持不懈,并且在此期间有适当的资金。” 霍顿博士继续从事丙型肝炎研究,最近又开发了一种疫苗,该疫苗已在动物研究中被证明是成功的,现在正朝着人类临床试验的方向发展。尽管丙型肝炎可以使用抗病毒药物治疗,但疫苗将大大减轻全球负担及其对人类生命的危害。传染病的历史告诉我们,要控制一场流行病,必须接种疫苗。”

在COVID-19期间,他说加拿大已经设法“非常好”地应对了这一大流行病,但也暴露了疫苗生产能力的不足。

因其工作曾获得其他多个奖项的霍顿(Houghton)博士一直表示,基隆(Chiron)的紧密合作者崔林·楚(Qui-Lim Choo)和乔治·郭(George Kuo)以及亚利桑那州与美国疾控中心合作的研究人员丹尼尔·布拉德利(Daniel Bradley)对发现丙型肝炎病毒的贡献也要受到认可。

2013年霍顿博士对《环球邮报》说,当他和阿尔特博士在2000年获得享有盛名的拉斯克奖时,感到很矛盾。那年,阿尔特博士、布拉德利博士和他共同被提名为获奖者,但没有崔和郭两位博士,他拒绝了加拿大盖尔德纳国际奖。他一直无法说服盖尔德纳基金会增加获奖人数:“我试图影响奖项的授予方式。不幸的是,双方各自都有很强烈的想法。”

霍顿博士周一表示,拒绝领取诺贝尔奖会“太冒昧”。与盖尔德纳奖和许多其它科学奖不同,诺贝尔奖是在获奖者被告知之前公开颁发的,“我认为与他们讨论这种事情不太可行。”

阿尔弗雷德·诺贝尔(Alfred Nobel)1896年去世,其遗嘱中没有具体说明多少人可以获得以他的名字给出的每个奖项。1968年,诺贝尔奖委员会正式采用以下规则:在任何评奖年份中,最多三个人可以分享奖项。唯一的例外是诺贝尔和平奖除了个人,有时可以授予集体组织或政治实体。

格里塔·通伯格(Greta Thunberg),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和香港人民都是今年诺贝尔和平奖的潜在竞争者。梅根·雷维尔(Megan Revell)匆匆查阅了其他候选人并就如何选择做出了解释。

路透社

 

马丽霞 翻译

https://www.theglobeandmail.com

University of Alberta virologist Michael Houghton jointly wins Nobel Prize for medicin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