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叶刀》主编理查德·霍顿:目前反华情绪是西方在掩盖自身应对新冠疫情的失败

(英国《卫报》8月3日消息)冠状病毒的威胁应该引发全球合作而不是新的冷战。

“中国医生很快警告了他们的政府,他们的政府也警告了世界。”

3月27日,中国浙江省的医生与意大利医学专家举行了一次视频会议( 盖蒂图片)

 

在新冠病毒暴发之初,就有人提出了一些合理的问题:中国当局什么时候开始了解并知道些什么?对李文亮的拘留和质疑以及惩罚(这位医生12月30日提醒朋友们说出现了一种类似非典的新病毒)表明政府官员对允许在国内外走漏有关疫情信息的危险感到恐惧。 他因涉嫌“造谣”而被武汉警方堵住嘴。 他感染了病毒并于2月7日死亡,34岁。 他已婚育有一子, 其配偶付学杰于6月12日生下他们的第二个儿子。

中国因其“战狼外交”受到越来越多的国际监督和批评:对新疆维吾尔人的监禁和镇压、剥夺西藏人的自由、对台湾的好战、允许华为成为西方5G技术的一部分的潜在危险、在南海的主张以及在香港实施似乎是扑灭民主运动的严厉的国安法。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政客升级了对中国的攻击,为新的冷战创造了条件。 下议院国防特别委员会主席托拜厄斯·艾伍德(Tobias Ellwood)写道,“任何可以信任中国的想法,在其最初——也是灾难性的——试图掩盖Covid-19大流行之后,肯定已经被打消,如果发现病毒的传播是因为武汉实验室的疏忽所致, 它只能强化缓和中国的影响范围和影响力的呼吁”,他引用丘吉尔的话说,“现在是对抗中国的时候了,而对抗中国的国家是英国”。

中国政府确实有问题需要回答。 之后《柳叶刀》报道的第一起Covid-19病例发生于12月1日的武汉。为什么中国当局花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才向国际社会报告一种危险的新疾病的暴发? 对于这样一种高度传播的病毒,这四周的沉默失去了提醒世界注意冠状病毒风险的宝贵时间。

但是,这轮反华反应的规模,与事实上中国科学家为人类了解这场流行病所做出的勇敢贡献相比是不成比例的。1月24日,中国科学家首次描述了这种新疾病对人类的威胁。 是中国科学家首次记录了(病毒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是中国科学家首次对病毒的基因组进行测序, 是中国科学家提请注意扩大个人防护设备、检测和检疫的重要性, 正是中国科学家对大流行病的威胁发出了警告。

克莱夫·汉(Clive Hamilton)和马利克·奥伯格(Mareike Ohlberg)在他们的著作《隐藏的手:曝光中国共产党如何重塑世界》中指出:“必须采取积极的反击策略,抵制往往是有效的”,并得出结论:“西方国家需要认识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不是也永远不会成为他们的朋友”。

这种对中国的态度是大错特错的。 我在中国的工作经验,与世界一流的中国科学家和医生的合作、与为加强其卫生服务而做出非凡努力的中国政府的合作经验告诉我:中国是一个复杂的国家,有罪或无罪的二元判决误解了它的意图。与其加入批评北京的行列,不如试着让自己处于中国决策者的地位。 西方常见的说法是,随着中国经济的增长,其战略政治、经济、外交和军事野心也在增长。 因此,这种说法认为,中国现在对西方领导的自由世界构成了威胁。 中国已经从合作伙伴转变为竞争对手。 中国必须被遏制。

中国的视角有很大的不同。中国曾被西方和日本的殖民思想统治,直到1949年中国共产党在内战中取得胜利才结束了“屈辱的世纪”。 毛泽东的目标是建立相对安全的国家边界,但在他的领导下,这个国家的发展不稳定并出现了可怕的错误。 邓小平创造了经济扩张的条件,使8亿人脱贫。

包括习近平在内的每一位当代中国领导人都以保护毛赢得的领土安全和邓实现的经济安全为己任。中国的许多政策制定者都认为,政府的行动不应该被视为咄咄逼人,而应该被视为防御性的。

在Covid-19的案例中,中国科学家采取果断和负责任的行动来保护中国人民的健康。 他们建议尽早封锁,切断病毒传播的渠道。 他们实施了严格的身体距离政策,以减少社交混杂。 他们还建立了临时医院,以扩大病床容量,并使重病者能够接受重症监护。

与2002年到2003年处理非典(SARS)疫情方式形成对比的是, 尽管发生在12月份的事情存在不确定性,但中国医生迅速向政府发出了警告,中国政府也向全世界发出了警告。然而西方民主国家没有听取这些警告。虽然中国还有问题需要回答,但把这次新冠病毒大流行归咎于中国,就是要改写Covid-19的历史,并边缘化西方国家的失败。

在地缘政治紧张的时刻,加强而不是削弱个人和机构关系无疑是更好的选择。最好是在各国人民之间建立更好地理解。当前的反华情绪已经演变成一种令人不快的、甚至是种族主义的恐华情绪,威胁着国际和平与安全。中国14亿人口也不能幸免于目前笼罩着世界的经济冲击。大流行病疫情是人民之间团结的时刻,而不是政府之间冲突的时刻。

医学不是加速中西方之间的新冷战,而是有助于在国家之间建立一种新的契约。仍然可以问一些严厉的问题,仍然可以挑战对自由的感知侵犯, 但是,这些问题和挑战必须通过承诺加强合作而不是敌对威胁来解决。 大流行病期间是朋友之间和解、尊重和诚实的时刻。

 

https://www.theguardian.com

This wave of anti-China feeling masks the west’s own Covid-19 failures

Aug.3,2020

马丽霞翻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