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学术期刊《自然》社论:立即停止冠状病毒污名化

大流行病正在助长令人痛惜的种族主义和歧视,特别是针对亚裔的种族主义和歧视。学术教育和研究方面也将付出代价。

冠状病毒期间加利福尼亚旧金山唐人街。中国派遣了大约40万名学生到美国。 一旦封锁解除,多少人会回来?

(Jeff Chiu/AP/Shutterstock)

 

当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2月份宣布将新冠状病毒引起的疾病命名为COVID-19时,参与传播公共卫生信息的组织很快就采用了这个名字。 除了指明疾病的名称外,世卫组织同时还无保留地提醒那些在新闻报道中错误地将病毒与武汉和中国联系在一起(包括《自然》在内)的机构。 那种做法是错误的,我们对此负责并道歉。

多年来,病毒性疾病(命名)通常与首次爆发的景点、地点或地区联系在一起,如中东呼吸系统综合症或以乌干达的森林命名的寨卡病毒。 2015年,世卫组织出台了准则制止这种做法,从而减少针对这些地区或其人民的被污名化以及恐惧、愤怒感等负面影响。 准则强调说,当病毒爆发时,每个人都面临感染风险,无论他们是谁或来自何处。

然而,当各国都在努力控制新冠状病毒传播的同时,少数政客仍坚持使用过时的脚本。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一再将该病毒与中国联系起来。 杰尔·博尔索纳罗总统的儿子巴西政策制定者爱德华多·博尔索纳罗把它称为“中国的错”。 包括英国在内的其他地方的政客也说中国要承担责任。

继续把一种病毒和它引起的疾病与一个特定的地方联系在一起是不负责任的,需要停止。 正如传染病流行病学家亚当·库查尔斯基(Adam Kuchars ki)在他2月份出版的及时著作《传染病规则》(The Rules of Contagion)中提醒我们的那样,历史告诉我们,大流行病会导致社区污名化,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都需要多加注意。 如果有疑问,请寻求建议,并总是回到证据的共识上。

种族主义攻击

不这样做会造成后果。 很明显,自从疫情爆发第一次被报道以来,世界各地的亚裔人种都遭受了种族主义袭击,付出了健康和生计方面都无法估量的人力代价。 执法机构表示,他们正在把调查仇恨犯罪列为一个高度优先事项,但对于包括在国外大学学习的70多万名中国本科生、硕士生和博士生来说,这种调查可能为时已晚。这些学生大多数在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 由于封锁,许多人在其机构关闭时已返回家园,可能无法返回。 学生们正在犹豫是否要回来,部分原因是对仍然存在的种族主义的恐惧,课程未来(设置)的不确定性,以及不知道何时恢复国际旅行。

这些年轻人将经历(学业)中断和失去新的联系与机会。 但中国和亚洲其他国家学生的流失也对学术产生了广泛而令人担忧的影响。 这意味着受影响国家的大学将变得不那么多样化,这是几代都未曾发生过的事。

所有人的损失

几十年来,校园一直致力于促进多样性,各国颁布了鼓励国际学术流动的政策。 多样性本身是有价值的。 它鼓励不同文化之间的理解和对话,以及观点和生活方式的分享。 它一直是研究和创新的动力。

此外,需要一个多样化的校园机构来改善政策和结构,以便让大学和研究出版机构变得更加受欢迎。 多样性仍然存在许多障碍:例如,在4月刊的《自然评论物理学》(Nature Reviews Physics)杂志上,来自中国、印度、日本和韩国的研究人员和科学传播者报告了遭受歧视的实例和阻碍他们在国际期刊上发声的其他因素。(S.Hanasoge  et al.Nature Rev.Phys.2,178–180; 2020)。

许多领导人希望听取专家的科学意见并采取行动,以应对这一流行病并挽救生命。 在学术上,建议很明确:我们都必须尽我们所能避免和减少污名化;不要将COVID-19与特定人群或地点联系起来; 并强调病毒不会歧视(任何人),我们都处于危险之中。

如果因冠状病毒污名化导致亚洲年轻人从国际校园撤走,缩短他们自己接受教育的时间,减少自己、其他人员相互之间的交流机会, 导致学术研究情况恶化,那将是一个悲剧, 世界正在靠此寻找出路。

现在必须停止冠状病毒污名化。

陈蓉 翻译

www.nature.com

Stop the coronavirus stigma now

 2020年4月7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