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如何鼓励民众自我隔离防COVID-19扩散?

2020年1月29日多伦多街头戴口罩的行人(图片提供: Creative Touch Imaging Ltd./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Leave A Comment)

 

(《环球新闻》消息)去年年底新型冠状病毒在中国出现后,没多久全世界就意识到中国可能无法扼制COVID-19。

为了控制病毒扩散,中国在六天内奇迹般建好了一家医院,并限制整个地区的人员往来,隔离了一个1100万人口的城市。然而,这还不够。

当前,中国境外的病例比其境内还多,病毒没有减缓的迹象。随着世界各地COVID-19病例数量的持续增长,目前约有80个国家报告暴发疫情,加拿大可以采取隔离和社交疏远措施,但目前,加拿大鼓励曾经前往疫区旅行过的居民自愿自我隔离,全力防止扩散。

亨伯河医院(Humber River Hospital)传染病专家兼办公室主任迈克尔·加德姆(Michael Gardam)博士说:“人们普遍认为,在一些数学模型中,全世界可能会有多达75%的人感染这种病毒。所以我们还没有到疫情开始的终结点。我们才刚刚开始。” “这种情况将持续数月,我们将看到这种病毒持续缓慢传播。我希望我被证明是错误的,但到目前为止,我们在过去几个月中所看到的一切都指向了病毒向世界各地及不同国家的缓慢传播。”截至3月5日,约有80个国家报告了至少一起COVID-19病例,总病例约为95,000例。迄今为止,加拿大报告了34例病例,公共卫生官员说公众面临的风险仍然很低。

意大利报告了3000多起COVID-19病例,此后关闭了所有学校,为期10天,并宣布直至四月份,所有体育赛事包括意甲足球比赛将在没有观众的空场馆前举行。这种策略被称为“社交疏远”,旨在防止群聚。

在日本,共有317起COVID-19案例确诊,该国顶级棒球联赛一直在空场馆举办春季训练比赛,而该联盟尚未决定其赛季是否将以同样方式开始,或干脆推迟。

加拿大政府还未走得如此之远,但专家认为同样做法很可能发生。在去年底中国武汉首次暴发COVID-19疫情后,大批加拿大人于2月初返回家园,并在安省特伦顿的加拿大军事基地被隔离了14天,直到体检合格。他们中没有一个人被感染。

政府根据2005年《检疫法》在安省设立了特伦顿加拿大军事基地,该法允许卫生官员在任何地方,如房屋或医院、检疫站等进行强制性体检。必要时,可以通过严格的惩罚手段来执行检疫行动。

到目前为止,如果旅行者已从疫情国回家,政府倾向要求他们作自我隔离。政府网站上,要求那些出国旅行回家的人自行监测健康状况,如有COVID-19的症状,则与当地公共卫生局联系。

网站上写道:“PHAC(加拿大公共卫生局)要求到达加拿大后14天内监测发烧、咳嗽和呼吸困难等身体状况, “如果你有这些症状,打电话给你所在省或地区的公共卫生当局,通知他们。”

全国各地的卫生单位也鼓励从疫情区回来后感到不适的居民留在家中自我隔离,避免与他人接触。

萨省韦伯恩居民汤姆和玛丽琳·舒克(Tom and Marylin Schuck)于2月1日与其他1500名乘客一起登上了从香港起航、为期14天的威斯特丹号(Westerdam)游轮。船上有一个人被怀疑携带新冠状病毒,故此卫生官员要求舒克进行自我隔离。

该游轮本身从未受到检疫隔离,但由于从香港起航,各港口拒绝让其停靠。舒克最终被允许下船,乘飞机回到家。但被告知要呆在家里,如非得出去,则他们要戴口罩并远离人群。考虑到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情,他们同意了。当他们的儿子来还车时,他在半个街区外交接作为预防措施。

汤姆说:“我们没有被隔离检查,假如我们得了这种病,情况就不一样了。如果告诉他们说我们现在要随便跑出去。我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但自我隔离的想法会造成几个潜在的问题。怎么处理住在同一所房子里的非感染者?上班的人是否被迫休病假或年假?如果是自雇者,他们将如何赚钱? 比如,在病情最严重的时候,英国官员认为20%的上班族会因病在家。

新斯科舍省(Nova Scotia)和安省的政客们提出了这些问题,希望在疫情恶化之前得到解决。安省NDP党要求政府取消要求医生纸的要求,让可能感染的人远离办公室,新斯科舍NDP党则要求政府对带薪病假采取类似于2003年非典暴发时的行动。

 

《健康生活报道》编译中心

马丽霞 翻译

https://globalnews.ca

How Canada is encouraging self-isolation to prevent the spread of COVID-19

Mike Drolet

March 5, 202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