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制药巨头谢尔曼夫妇被害谋杀案发现新线索

2018年1月6日警方封锁的犯罪现场照片。谢尔曼夫妇于2017年12月15日在家中发现被勒死。调查人员搜查了这座12,000平方英尺的房子,拖走了这对夫妇的汽车,甚至检查了街区的下水道以寻找线索。但是警方没有逮捕任何嫌疑人,也没有宣布对任何嫌疑人进行搜捕,更没有公开透露与这位制药公司创始人和他妻子死讯有关的实质性的信息。(图片:美联社/Rob Gillies)

最近有消息称,谢尔曼的孩子们提出申请要求推倒父母的房子,这荡起了一丝涟漪,标志着这对亿万富翁夫妇谋杀调查案的又一个里程碑。推倒空置一年以上的房子似乎是合乎逻辑的:CBC报告说:该家庭指出房子“留着不好的记忆和污名”。作为加拿大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犯罪现场之一,这座住宅也几乎是无法售出的。巴里·谢尔曼是仿制药巨头Apotex的创始人,哈妮·谢尔曼是一位著名的慈善家。谢尔曼夫妇遇害后,家人根据法庭命令,将多伦多警方凶杀案调查进展进行了保密,为了保护受害者的“隐私和尊严”,保护继承人免遭未知的不测或杀手的暴力侵害(据报道,哈妮的最后遗愿和遗嘱已经不知去向), 密封了估价约为50亿美元几乎所有与这对夫妇财产相关的东西。最初领导调查的警察已经升职(显然不是因为破了这个案子)。据报道,目前只有一名专职警官负责此案。

从一开始,猜测和无端的泄密充斥着谢尔曼夫妇被害一案。家人对警方认为死亡可能是谋杀后自杀深感愤怒,于是聘请了刑事辩护律师布赖恩·格林斯潘(Brian Greenspan)带领一群私人调查人员进行调查。当家庭朋友和多伦多市长约翰·托里(John Tory)向警方托出受害者家人想法时,还引发了争议。10月份,这家人悬赏1000万美元寻找凶手。

报告中说,CTV无意中发现了这个之前未被报道过、可能是关键的证据。记者采访了一名不愿出镜也不愿公开姓名的妇女。她透露已把监控录像交给了警方。监控录像显示,12月14日,一辆汽车停在谢尔曼家的车道上,有人看到一个男人“某个时间坐在车里长达15分钟,然后进入房内”。

这一偶然事件的披露让人们觉得多伦多警察局拥有的证据比公众所了解的要多,而且警方也不愿向公众披露这些证据。人们对谢尔曼案件的很多看法包括邻居的监控录像没能发现任何东西,以及这对夫妇被发现时,大衣被拉到背后绑着胳膊等都是猜测或者是来源不明的泄密所致的产物。

与谢尔曼夫妇被害的案子似乎就要在我们眼前消失一样,一名男子被发现出现在他们被害前一天的家门口并入内,现在这一新线索的披露对调查提出了疑问。

 

《健康生活报道》编译中心

马丽霞

Anne Kingston, Mar.14, 2019

https://www.macleans.ca/news/canada

A new, hidden clue in Barry and Honey Shermans’ vanishing murder cas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