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西方的穿颅术与华佗为曹操开颅除风涎

华佗是中国历史上的名医,神医。据说他不仅医术精湛,手到病除,还能治疗许多疑难病症。记得小时候读到三国演义里曹操拒绝接受华佗为他开颅除医治头痛症时,惋惜不已。若干年后,甚至在医学院读书时都一直坚信,如果华佗真的能通过开颅为曹操治好顽疾,一定会是人类神经外科第一人。

但根据现代的医学的理论及实践,也许应当庆幸曹操没接收华佗的开颅除风涎的建议。且不论华佗的医术,即便是华佗的麻肺汤能与当今的麻醉媲美,诊断及定位不亚于当今的核磁共振,但出血、感染也许就会要了曹操的命。因此不得不称道曹操的英明。当然如果华佗的医术确实是无与伦比登峰造极,也不排除他企图谋杀曹操的可能性。

尼德兰画家博斯(Hieronymus Bosch)的油画 (1488-1516):“取出疯狂之石”(Extraction of the Stone of Madness)描述这一荒唐的医疗行为。

无独有偶,类似华佗的开颅术在古代西方国家也存在。考古学证据显示,西方的“穿颅术”(Trepanation,也被翻译成“环锯术”,“环钻术”等),早在人类史前就存在。比如在法国出土的公元前6500年一处墓群,竟然发现30-40个有孔的头盖骨。 据史学家考证,当时人们认为, 许多疾病,如类似曹操所患的剧烈头痛,癫痫等是头颅内的邪气(evil spirit) 所致。因此,在头颅上钻个孔把邪气放出来会缓解病情。至于多少人死于这种治疗无从可知,但出土的头颅中也不乏有伤口愈合的痕迹,表明可能确实有人被“治愈”。

从这个颅孔边缘光滑程判断,这应当是穿颅术的幸运生存者的头颅 (年代不详)

 

阿塞拜疆 (Azerbaijan)共和国历史博物馆保存的公元前5世纪头颅,头顶部椭圆形孔清晰可见

 

13 世纪描述 “穿颅术”的画作

以驱邪为目的“穿颅术”不仅在人类史上存在了很长时间(至少到中世纪),而且遍及世界各地。比如,仅在秘鲁(Peru)出土的有孔头颅就多达一万多个。当然,孔的大小及位置也不尽相同。

可想而知,尽管华佗当时不可能知道世界其它地方存在“穿颅术”,另外使用的 “利斧”也不同于“穿颅术”,但看来古代人类对疾病的认识及治疗有很多相通之处。很遗憾,根据考古学证据推断, 即使华佗能通过开颅术把曹操的病治好,也不可能成为人类上的神经外科鼻祖。 对此,不免有些失望!

德国国家博物馆保存的18世纪使用的穿颅术医疗器械

《三国演义》第七十八回相关段落:“治风疾神医身死,传遗命奸雄数终”原文是这样描述的。 操即差人星夜请华佗入内,令诊脉视疾。佗曰:“大王头脑疼痛,因患风而起。病根在脑袋中,风涎不能出,枉服汤药,不可治疗。某有一法:先饮麻肺汤,然后用利斧砍开脑袋,取出风涎,方可除根。”操大怒曰:“汝要杀孤耶!”佗曰:“大王曾闻关公中毒箭,伤其右臂,某刮骨疗毒,关公略无惧色;今大王小可之疾,何多疑焉?”操曰:“臂痛可刮,脑袋安可砍开?汝必与关公情熟,乘此机会,欲报仇耳!”呼左右拿下狱中,拷问其情。贾诩谏曰:“似此良医,世罕其匹,未可废也。”操叱曰:“此人欲乘机害我,正与吉平无异!”急令追拷。

 

作者简介:多伦多大学预防医学博士,多伦多大学兼职教授,加拿大纽芬兰大学医学院终身教授,美国行为健康学院院士(fellow, American Academy of Health Behavior), 天津医科大学,温州医科大学,潍坊医学院等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