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谈谈!” 滑铁卢学生为心理健康支持而游行

滑铁卢大学将于3月14日发布一份关于学生心理健康的报告

长达数月的心理咨询等待期和高效率的文化矛盾导致滑铁卢大学的学生们于周四上午举行了一场游行。

”我们想谈谈”, ”我们想听听”。 一位22岁的四年级学生周一在学校自杀身亡,学生们开始组织一场关于心理健康的游行。

大约有200名学生参加游行,一些人举着牌子,其他人则分享了他们心里的无奈与挣扎。他们认为,校园缺乏积极的心理咨询服务。“看起来他们并不在乎我要说什么”,在大学读书近四年的伊曼阿巴拉奥说:“有一天,我告诉我的朋友们,如果我在多伦多市中心没有家人和朋友,我可能会支撑不下去”。

学生们在校园里游行挥手,呼吁要求得到更多的同请,更多地被关注精神健康而不是学习成绩。一个接一个,学生回忆起他们去咨询心理服务的时候通常被告知下一个预约会在数月之后,学生们也谈到了有关虐待,性侵犯,抑郁症和创伤后应激障碍等心理状况。

滑铁卢大学的学生们说,长时间的咨询等待会让人们陷入绝望的地步。

学习舞台表演的一年级学生切尔西麦克唐纳说,她对学生们目前可以使用的资源状态感到愤怒:“事情发生后,大学告诉我去寻求咨询,我甚至无法得到一个预约服务”。

大学媒体关系部主任马修格兰特在集会上表示,学生们分享他们的心理健康经验是一件“非常勇敢”的事,他说,3月14日发布的心理健康报告将会提出改善校园学生心理健康的建议,校长将会在学生大会上提交讨论报告和解决学生问题。

“我们需要谈谈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滑铁卢大学发布了关于学生心理健康的报告。

目前,有22名全职同等咨询服务人员和2名专职同等精神科医生,为31,380名本科生和5,290名研究生提供服务。相比之下,在圭尔夫大学,有16名全职辅导员,一名全职精神病医生和一名兼职精神科医生,为大约23,000名学生提供服务。威尔弗里德劳里埃大学发言人表示:在“学生健康中心”,有超过30名工作人员,包括全职和兼职医生,护士和辅导员,为滑铁卢校区约14,500人提供心理健康服务。

校园内“非常有竞争力”的文化

除了漫长的咨询等待期之外,学生提到了在学业上要取得成功所处的压力,还提到了要获得良好的实习职位也尤其的困难。

“不知何故,我觉得我必须是超人,或者我必须在一定时间和期限内完成阅读任务。”桑多斯萨拉姆说:“这里的很多人为了获得80分的平均成绩而被迫全天候工作,因为这些课程就是那样设置的”。麦克唐纳在演讲时表示:学生时时都在“为成绩而打拚,为实习而努力”,几乎没有社区认同感。尽管有朋友,她说她经常还是感到孤独,“我在宿舍里也感觉不到安全了”,她说:“因为我知道如果那种情况发生在我身上,人们多久以后才会发现?”

 

参加周四罢课游行的萨拉韦尔顿说,作为一名二年级的学生,来到这所大学感觉非常疏远,非常孤立,“我听到很多人一遍又一遍地表达同样的感受”,她说:“如果他们没有真正采取行动并做出真正具体的改变,我不认为他们不断地做出那些报告有什么用”。

 

《健康生活报道》编译中心 马丽霞

‘I want to talk!’ Waterloo students demonstrate for better mental health support

Flora Pan · CBC News  March 8, 201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